那天,孟军拿着房东催缴暖气费的短信,在屋子里走来走去,烦躁地恨不得揪掉自己的头发。

  最终,他停在了我面前,一字一句铿锵有力地说:“之龄,这个孩子我们真不能要。我们自己都活得如此艰难,再生下孩子,这日子还有法过吗?”

  我的泪水止不住流了下来:“他是你的骨肉啊,你竟然狠心说出这样的话?当初我不顾父母反对,千里迢迢嫁给你,图的什么?还不是图你老实本分,真心对我好?可如今呢,你天天逼我杀死自己的孩子!”

  孟军听着我哭哭啼啼的,气急败坏地一拍桌子:“难道我不想生下这个孩子?可现在我俩一贫如洗,把他生下来让他跟着我们受罪?你忍心吗?”

  日子就恶性循环着:争吵、和好、再争吵,日子一地鸡毛。

  那段时间我经常失眠。

  那天,孟军突然买回一箱牛奶,说牛奶有助睡眠。

  那晚,孟军殷勤地去厨房热牛奶。我正要去卫生间。

  透过厨房的推拉门,我看见孟军正手忙脚乱准备向牛奶里加东西。

  我纳闷地喊了一句:“老公,你在干什么?”

  孟军吓得一哆嗦,药片掉到了地上。

  我走过去弯腰想捡起药片,孟军却赶紧先我一步用脚把药片碾碎,又清扫进垃圾桶:“我听医生的建议给你补充维生素,掉地上太脏了,不要了。”

  望着孟军惊慌的样子,我不禁疑窦顿生,联想到我最近突然反常的嗜睡,我不禁心里一阵阵发紧。

  我佯装无事回到了卧室。

  我借着孕吐的理由,把最后一口牛奶悄悄吐在塑料袋里,藏了起来。

  第二天,我赶紧拿着牛奶去检验。当医生告诉我,里面有安眠药的成分时,我差点晕厥在地。

  我做梦也没有想到,孟军竟然在牛奶里放安眠药!他想让孩子发育畸形!

  果然,医生建议我流掉孩子。

  回到家,我疯了一样向孟军扑去,我把所有能扔的东西都扔向了他,最后,我依然不解恨,冲进厨房拿出了菜刀。

  孟军吓得大惊失色,他打开门逃了出去:“你这个疯女人,我是为你好,你简直不知好歹,竟然想谋杀亲夫!”

  我扔了菜刀,瘫坐在地上嚎啕大哭。

  第二天,我自己去了医院拿掉了孩子。

  裸婚的我,又浑身伤痕千亿体育裸离了。

  

  01

  我站在熙攘的街头给妈妈打电话,妈妈哽咽着:“之龄啊,你不用挂念我们,你自己过得好好的就好。”

  我使劲咬住嘴唇,生怕自己哭出声。

  我在心里暗暗发誓,我一定要出人头地,挣很多很多的钱。

  我一边继续在面馆打工,一边调研市场。

  我决定先从流动的煎饼果子干起。技术含量低,成本也不高。

  可却没有钱。

  那天,我正欲上楼,忽然被电动车筐里的广告纸吸引。

  上面写着:“只需7天,轻松赚3000元!”

  广告纸上写的比较隐晦,只在末尾写着某医院的名字,我没看懂具体的工作到底是什么,但我还是被这高收入广告吸引了。

  我照着纸上的电话号码打过去。

  接电话的是一个小姑娘,当她温柔地告诉我是去医院试药时,我被吓住了。

  “吃药?是药三分毒,那还不把身体吃坏了?”

  女孩咯咯笑了:“姐,你想多了。我们是给正规医院试药的,风险非常小,很多医生自己都做试药者,还有大学生都参加,他们难道不害怕身体坏掉?再说,试药地点就在医院,万一有事,有医生在,你怕啥?”

  见我犹豫,女孩又说:“我手里有几千人的试药队伍,天天吵着要活干。即使你报名了还未必有资格参加呢。即使通不过权当免费体检了呗。最近正好有一种妇科药的活,你如果有兴趣就赶紧报千亿体育名,竞争很激烈。”

  我被女孩说动了。赶紧先报了名。

  女孩让我交二百块钱,说是要给我办个假的大学生证,医院里还是喜欢大学生试药者。

  第二天,我按照女孩的指示先到医院体检,之后接受医生的问询。

  医生在我的表格里打上对勾后,让我回去等消息。

  很快,我收到了一个短信,说我通过了体检,让我去医院试药。

  再去医院的时候,女孩让一个小姑娘陪我,小姑娘叫陈雪,大三学生,已经试药无数次。

  陈雪带着我先去领了一张“知情通知书”,上面密密麻麻写着试药的名称,以及试药可能带来的风险和一旦出现风险后,试药人将得到怎样的救治等,我认真地看着,内心开始忐忑不安起来。

  陈雪笑着说:“这东西一点用处没有,这都是院方象征性给你一个知情权,难道你能因为这些可能的风险就不试了?后面可一堆人排队呢。”

  签完字后,陈雪带着我去血液化验处排队。

  看着长长的队伍,陈雪一撇嘴:“看见了吗?这都是来试药的。”

  我不禁瞠目结舌。

  抽完血后,在护士的监督下吃完药,我们被带进一个专门的病房。

  陈雪告诉我,她不怕吃药,也不怕定时抽血,她怕的是被关在这里。

  没有允许,不可随便外出,更不能随便吃东西。实在太无聊了。

  我倒没觉得无聊,以前都太累了,正好趁着这个机会休息一下。

  只是不知道,7天后,拉面馆老板娘会不会雇了别人。

  近中午的时候,我突然腹疼痛难忍,还伴有头晕。我吓坏了,问陈雪她有没有什么感觉?

  陈雪说她有些头晕,可她见怪不怪的说:“有不适感觉是正常的,如果你实在扛不住,可以叫医生。”

  我实在太害怕了,就喊医生来。

  医生说是正常的胃肠反应,如果我扛不住选择吃药治疗,就只能终止试药。我一听,赶紧摇头。

  深夜时,腹痛渐渐消失。

  陈雪调侃说:“瞧,你挺过来了。3000块钱在向你招手呢。”

  难熬的7天终于结束了,我领到了3000块钱。

  走出医院,我开心地要飞起来。

  我不禁梦想着,照这个速度,什么煎饼果子根本不在话下,说不定只需要几个月我就可以挣到开店的钱。

  我欣喜若狂,觉得自己找到了挣钱容易的好职业。

  当老板娘告诉我,她已经重新雇了工人时,我竟然一点也没有难过。

  千亿体育

  02

  我被拖入了一个试药群,那里不定时发布各种试药信息。

  那天,又发布了一个治疗糖尿病的试药,只需要5天,2000块钱。我赶紧报了名。

  可中介却告诉我,试药间隔必须3个月,否则对身体不好,对试药的真实数据也有影响。

  我就央求她帮我想想办法,我还年轻,身体棒棒的,根本不是问题。

  中介犹豫之后说:“那我只能找不联网的医院了,而且体检那里得作弊一下,价格可能要低一些。”

  我连连道谢。

  就这样,半年的时间,我一共试药了10次,挣了35000。

  遗憾的是,有一次7天8000元的试药要求实在太严格,中介说,我体检那关就过不了。

  那天早上,我正在厨房里给自己煎蛋时,突然觉得鼻子一热,鲜红的血液滴落进煎锅里。

  我赶紧跑去卫生间。我足足折腾了二十多分钟,才好不容易把鲜血止住。

  我以为只是天气干燥的原因,可第三天,我再一次流鼻血,这让我万分惊慌。

  我赶紧给陈雪发微信,问她可不可能是试药后遗症,陈雪给我发来了语音:“之龄,我男朋友听说我去试药,和我分手了。我以后再也不试药了,这根本不是长久之计。”

  我捂住脸瘫坐在沙发上。陈雪的话给我很深的触动,我是不是也应该洗手不干?

  正在这时,中介在群里又发布一条试药信息;14天,7000块钱。

  但凡价格贵的,都是风险相对比较高,对身体副作用大的一些药。但报名者依旧蜂拥。

  看着那诱人的数字,我犹豫着也报了名。我告诉自己,这是最后一次试药了。

  或许是身体真的到了耐受的极限,这次试药的不良感觉特别明显,头晕、心悸、恶心无力,还伴随着腹部隐隐的痛。

  但我生生地扛了下来。

  试药结束,我的卡里很快被打入7000块钱。望着那新鲜出炉的数字,我忍不住轻笑出声。一切都值!

  怕自己忍不住再去试药,我咬牙删掉了试药群,也删除了和中介的联系方式。

  我买了煎饼果子的餐车,决定踏踏实实过日子。

  半年后,我在小区门口租了一个包子店。

  我认识了闵志宏。闵志宏每天都来光临我的包子店,忙时还会热心肠地帮我。

  半年后,我俩举行了婚礼。

  对二婚的我来说,闵志宏的条件已经相当不错了,公婆虽然都是普通工人,家境一般,但人都憨厚善良,对我也特别好。

  结婚后,闵志宏辞了工厂的工作,和我一起打理包子店。

  凌晨三点,闵志宏总是悄悄起床,和面、制作馅料,一切忙完了,他才会叫我起床。

  晚睡前,他都会温柔地给我按摩,解除一天的乏累。

  这样的日子,就是所谓的岁月静好吧。

  唯一的遗憾是,我一直没有怀孕。

  本来对我轻声慢语的婆婆,那天在饭桌上耷拉下脸:“之龄,你跟妈说实话,你以前有没有怀孕过?”

  我看了一眼丈夫,不知道婆婆为什么这么问。稍作犹豫后我还是说了实话:“我怀孕过,三个月时流产了。”

  婆婆若有所思地说:“既然怀孕过,就说明你的身体没有问题,难道是那次流产伤了子宫?你还是和志宏去医院检查一下吧。”

  我还没表态,婆婆就语气不耐地说:“明天就去!再拖,我猴年马月能抱上孙子?”

  丈夫看我脸色不好看,赶紧说:“我和之龄这天天忙包子店,也没顾上的要孩子。妈,不急嘛,我俩还年轻。”

  婆婆把筷子啪地一下摔在桌子上:“才结婚多久就胳膊肘向着你媳妇?再不生,我就入土了!”

  婆婆说完,气哼哼拂袖而去。

  我和丈夫面面相觑。

  第二天,我和丈夫去医院进行了检查。当检查结果摆在我们面前时,我彻底惊呆了。

  我的卵巢早衰!我的肝脏和肾脏也有不同程度的伤害!我现在的身体根本就不可能怀孕!

  连医生都惊讶了,还不到30岁,身体怎么如此差?

  医院门口,我将自己曾经试药的事和盘托出,丈夫震惊地看着我,然后心疼地把我抱在怀里:“之龄,你受苦了。没事,没有孩子我不在乎,我们可以去领养一个。”

  我感动地泪如雨下。可我知道,婆婆那关根本就过不了。

  果然,婆婆知道后大吵大嚷,说闵家不能没有后,非逼着丈夫和我离婚。

  婆婆一哭二闹三上吊,动辄来包子店当着客人的面数落我、斥责我。

  丈夫也被他妈折磨得精神萎靡,脾气越来越暴躁。

  终于有一天,他自己不小心烫了手后,却愤怒痛斥我不对,踢飞了店里的凳子。

  我俩大吵了起来。

  我的第二次婚姻,在维系了380天后,夭折了。

  我很后悔。

  如果不是当初过度试药,我怎么会得不孕症?怎么会把自己的身体糟践到这个地步?更不会使本来幸福的婚姻破裂。

  

  03

  之龄的遭遇,让人唏嘘。

  我们先谈谈试药族。

  每一种新药在批准生产、推向市场使用前,都必须经过动物实验、人体实验和临床试验这三个过程。

  其中临床试验分三期,第一期试验对象就是健康人,为了观察药物的安全性和代谢过程。

  于是就催生了无数职业试药者,俗称“试药族”。

  试药有严格的规则流程,要经历严格的身体检查和传染病遗传病等筛查,而且规定距离下次试药至少要间隔三个月。

  然而,实际操作中,有很多“药头”,钻不联网医院的空子,导致试药者试药过度,不仅无法获得真实的试药数据,更关键的,是对试药者的身体产生了可怕的伤害。

  之龄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!为了钱,她甘愿冒着生命危险去当“小白鼠”,而且还通过中介违规试药,终导致身体出现了不可逆的损害,多个器官出现了问题,而且一辈子都不能做妈妈!

  那种在刀尖上跳舞的快感,最终换来恶果!

  再说说之龄的婚姻。

  我们可以想象,如果没有第一次失败的婚姻,之龄的人生轨迹肯定不会如此。

  虽然生活清苦了些,但至少一家三口幸福地在一起。

  然而,丈夫却生生将一切美好撕碎。

  远嫁、闪婚、裸婚,这几个词堆砌在一切,对于一个女孩来说,意味着赤裸裸的奉献。

  可丈夫却并不懂得珍惜,钱,固然重要,可丈夫太看重物质生活,竟然嫌弃未出生的孩子是累赘,悄悄在怀孕的妻子的牛奶里放安眠药。

  他不仅是没有担当,简直就是畜生!

  爱情,真的不能当饭吃。婚姻才是爱情真正的试金石。

 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,之龄还会选择孟军吗?

  从之龄的第二次婚姻里,我想起一句歌词:“你我皆凡人,生在人世间。”

  俗世中的婆婆盼孙子,无可厚非,但她步步紧逼,恶语相向,甚至去包子店捣乱,就不是简单的世俗可以解释了。

  她根本就没有把之龄当作自家人!

  之龄不能怀孕,确实遗憾;但失去了这个能干的儿媳妇,不也是一种遗憾?

  不!婆婆不这么认为,儿媳妇有的是,只有能生孙子的儿媳妇,才是真正的儿媳妇。

  而闵志宏呢?口口声声对妻子的爱护终被他妈的威逼利诱所收降。

  所幸,过往的悔恨悲伤,终将成为岁月的烙痕。

  还是,往前看吧!

作者 adminqw17